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naote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BOSS的重生冒牌妻》最新章节。

叶白沉下脸说道:“我说的是战死,而不是捡便宜被人杀死,他根本没有出力作战,而是被一件遗落的法宝吸引了注意力,导致被大五行门的人杀死,这也算是战死?”

大荒山神的神力范围内就没有秘密,就算是曾经发生的事情,大荒山神也可以通过神术追忆出来,修世贵的确是为了贪图一件死者掉落的法宝而丧命。

一个散修站出来说道:“这是我亲眼所见,修世贵想要抢夺一件发出碧光的法宝。”

随着这个散修的声音,一件发出碧光的法宝飞起来落到了叶白手中,叶白手上用力捏碎了法宝,冷冷地说道:“潭静宗的兄弟们在死战,你们却在到处搜索法宝,谁做过谁心里清楚,我不想一个个的指出来。”

那是防御的法宝,只要是修道人就明白,防御性的法宝比攻击性的法宝珍贵得多,同品质的法宝,防御性的法宝比攻击性的法宝要贵出一倍还不止,就因为保命的手段谁也不嫌多。

这件发出碧光的法宝添加了多种珍稀材料,至少也是上品法宝,足可以抵挡同价的飞剑攻击数次,叶白单手就把这件法宝给捏碎了。

散修们的目光呆滞了,就算有护身的法宝又如何?还不够人家捏一把的,是这件法宝华而不实,还是叶白太强悍了?赤手空拳捏碎法宝,这岂不是说叶白的肉掌比上品法宝还强悍?

散修们自己做过什麽心里清楚,潭静宗的弟子们舍生忘死的奋战,许多散修则对那双方战死者遗落的飞剑和法宝下手,不少散修搜罗到了众多的法宝,这在以前根本就是不可想像的美梦。

被叶白戳穿了底细,散修们羞臊得低着头没有人敢作声,身上增添了几处伤口的徐化极看到叶白没有恼怒的意思,他大声说道:“潭静别院人心涣散,是宗门对别院过於宽容,也是属下引导无方,稍候潭静别院会内部展开清理,驱走那些贪生怕死,又贪得无厌之徒。”

最初加入潭静宗有威逼的成分,现在见到了潭静宗的雄厚实力,用棍子撵这些散修也不会离开,加入未来无限美好的大门派,今后就算有了大靠山,再也不用过提心吊胆的日子,傻子才会离开。

叶白说道:“好好辅佐院主,希望你能做得更出色一些。”

徐化极九十度躬身,恭送叶白回到飞龙山,等待徐化极直起腰,转回头,散修们看到徐化极眼神里面森冷的杀机。

徐化极对距离最近的一个散修勾勾手指,那个散修略为紧张地迈出两步,徐化极咬着牙根问道:“你战斗的时候出力了,我也看到了,但是你趁机捡了几件法宝?”

那个散修毫不犹豫地打开储物手镯,取出两件法宝和一柄飞剑丢在地上,徐化极咬牙切齿地吼道:“我让你加入林字营,看中的是你安分守己,你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丢不丢人?”

“啪!”

“啪!”

“啪!”

三个大耳光全落在那个散修的左脸,徐化极很用力,那个散修的脸颊顿时肿起来,散修挨打之后不敢用手揉脸,而是躬身说道:“属下知错。”

徐化极很看好这个散修,才把他调到林字营,这个散修作战的确很勇猛,但是他也趁机中饱私囊,让徐化极很失望。

散修们知道惩罚来了,主动交出私自搜罗的飞剑和法宝,挨了揍就能留下来,那些散修立马地各自打开储物戒指和储物手镯,争取来个坦白从宽。

徐化极的手指在人群中指着说道:“你……你……你……出来。”

徐化极也有私心,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他选择的是那些作战奋勇,没有公开偷奸耍滑的人,没有被徐化极指到的人顿时紧张起来,徐化极这是要撵人了。

被徐化极指出来的人默契地来到另一旁,徐化极对岳天擎躬身说道:“院主,大荒山神许诺战死者可以封为神仆,在有了退路基础之上,别院众人依然贪生怕死,这次他们畏战,下次潭静宗遭遇强敌呢、?他们会不会反戈一击背叛宗门?”

岳天擎脸上的龙形烙印颜色越来越深,绝美的脸颊上这个龙形烙印看上去异常的诡异,经过浴血奋战之后,烙印里面传来越来越强的波动也让岳天擎心烦意乱,龙皇诅咒似乎要压不住了。

岳天擎眯着眼睛说道:“挑出最奸猾的三十人,封锁丹田贬为苦工,不服者杀。”

散修们的整体实力不强,潭静宗想要收拾他们轻而易举,还不用担心他们反抗,岳天擎下达了三十苦工的名额,徐化极大声说道:“院主慈悲,属下代表大家谢过院主。”

飞龙山的山腹之中,靠近仙菩提树的大门之外,荆离神君他们服下了灵丹之后神色好转了许多,他们绝大部分是罡气损耗过渡,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过来,那两个实力倒退到元婴期的长老则需要很久才有可能重新进入化神期。

沈秀林和他的祖父沟通之后,提出天南沈家愿意协助潭静宗度过难关,不过他们不会派人来援手,而是选择了提供珍贵的灵丹。

荆离神君他们与韩远山恶战,如果不是有天南沈家提供的升龙丹,荆离神君他们的罡气早就枯竭。

真元进化为罡气之后威力强大,损耗也更大,尤其是荆离神君他们刚刚进入化神期不久,体内的罡气数量和老资格的神君无法相提并论,升龙丹这种可以迅速恢复罡气的霸道灵丹解决了大问题。

洪荒上人坐在那面铜镜前,铜镜之中显示的是徐化极正在对他挑选出来的那些散修轮流抽耳光,被抽的散修反而颇为欣喜,毕竟徐化极这样做就是保住了他们不会被逐出去。

荆离神君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个徐化极是个人才,多考察一段时间可以大用,潭静宗根基浅薄,需要海纳百川才能发展壮大。”

图远谋说道:“吸纳散修是一个门路,大五行门的人更好,他们与我们同宗同源,不过有些后患哪。”

铜镜中的画面转移向大五行门的队伍,叶白正好在此时飞进来,叶白目光扫过众人,见到这些前辈的神色好转了许多,叶白放心了。

叶白来到洪荒上人背后,看着铜镜中明显分成几个不同队伍的大五行门众人说道:“成为丧家之犬的话,他们会做出什麽选择呢?”

洪荒上人呵呵笑了起来,叶白有说这种话的本钱,而多给洪荒上人几天喘息的机会,他也会是一个强大的主力。

图远谋看着荆离神君,荆离神君做个请的手势,图远谋这才说道:“其实这件事情需要从长考虑,不要一下子就急切地对大五行门动手,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是不是可以驱使这些大五行门的人对丹鼎宗他们开战呢?”

图远谋这个建议太阴损,叶白听的脊梁骨冒冷汗,不过这个想法太卓越了,仔细想来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驱狼吞虎的计划太诱人了。

林岑神君对於这方面没有什麽独到的见解,他也有自知之明,因此他盘膝坐在水清寒的身边,温柔地看着水清寒,把身边的人全部当作是空气。

图远谋提出这个驱狼吞虎的绝户计,荆离神君彷佛不经意地问道:“林师弟,你认为图师兄的建议如何?”

水清寒愠怒地瞪了嚣张的林岑神君一眼,林岑神君受伤之后太放肆了,在这麽多人面前玩儿什麽含情脉脉,尤其是叶白也在场,他也不知道害臊?

林岑神君厚颜无耻地说道:“此事让叶白拿主意就好,徒弟长大了,我这个做师父的也老了,需要享受几天安乐日子了。”

荆离神君心头邪火乱窜,过安乐日子?谁不想这样?就因为你有好徒弟?这也太欺人了。

荆离神君谦和一笑,对水清寒说道:“师妹。”

不等荆离神君继续说下去,水清寒立刻说道:“身为潭静宗人,死为潭静宗鬼,潭静宗风雨飘摇之际,谁也不能懈怠,小妹不大瞧得起偷懒的人。”

林岑神君顿时挺直腰板说道:“这个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搞什麽阴谋诡计之类的我不擅长,图师兄脑筋灵活,心思多,这方面有他就好。我的想法是发挥个人专长,唔,我计划再收几个徒弟,这才是振兴潭静宗的王道。”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麽不要脸的,偏偏林岑神君说的话没有人能够反驳,可以说潭静宗的振兴全以依赖叶白了,林岑神君拐弯抹角的把功绩算在自身头上,别人自然无法反击。

别人的想法不得而知,林岑神君却觉得自己伟大起来,耗费了十几年的光阴,教导出了这麽优秀的徒弟,谁知道自己耗费了多少心血?熬白了多少根头发?做师父的多不容易?

洪荒上人取笑说道:“林岑收徒弟格外有眼光。”

第一时间更新《BOSS的重生冒牌妻》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夫君乖乖受捕吧

浪漫花园

女皇进化论

七里晴树

晓雾将歇的古今异义

楀林

从超神开始的世界破坏者

雁葬于丘

重生之从签到开始

千雯汐

羽升记

菊黄蟹肥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